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同学要互相辅导
同学要互相辅导
我只是一个普通的高中生
  成绩平平、沒什么特殊专长、喜欢打篮球、放学常常瞒着父母偷跑去网咖打电动、有着那些青春期少男都有的烦恼、在班上不是最坏的学生,但也不是最出色的。
  就是那么普通。
  高二下学期后,高三学长姊的升学考试已经结束,校方开始逐渐把焦点放到我们身上。各科老师都明显加强了教学强度不谈,连我们的菜鸟班导也在请教了其他资深老师后,开始在班上实施同学间相互辅导的制度,也就是大家通称的「学伴」。
  规则很简单,考试成绩第一名的同学负责辅导最后一名的,第二名的负责倒数第二名,以此类推,一组的两人会坐在隔壁,方便讨论。而最后再根据成绩和部份考量,将三个双人组组成一个六人小组,互相辅导互助。
  如果学伴两人是成绩分处于前段和后段的学生,双方的教学地位就很明显,当然就是成绩好的教成绩差的那位。但是如果是像我所身处的中段族群,则未必是单向的辅导。
  例如我的学伴周以臻,上次段考成绩是全班十七名,我则是二十三名,其实名次相差无几。而她的强项是数学,国文和社会反而输我,所以在文科的部份就变成是由我负责教她。
  周以臻是个很安静的女生,皮肤白净,头髮及肩,身材相当娇小,由于我喜欢打篮球的缘故,她的个头甚至不到我的肩膀高。
  她平常总是坐在教室里看书,偶尔和朋友聊天,跟我分处两个完全不会相交的世界,事实上在因为学伴临桌之前,我从来沒跟她说过话。
  不过好在她并不怕生,也能很自然地跟我聊天,所以成为学半后,我们之间的交流还算融洽。
  那天放学之后,因为隔天有个数学小考,所以我请以臻借我上课笔记来抄,而她也很好心地留下来等我抄完。
  整间教室空荡荡的,只有我抄书的声音,还有她看书的翻页声。
  一题求圆切缐的题目我越看越疑惑,她课本上的好几条算式我都不明白是怎么导出来的。
  「欸,以臻,切缐公式我还是不太懂耶。这个根号里的是什么东西啊?」我转头向我的学伴求援。
  以臻闻言,起身走到我的桌子旁,俯身看我手指着的地方。
  「哪里,我看看……哦,这个就是点到直缐的距离公式呀,我这里明明就有写。」她将垂落在脸庞的头髮拨到耳后,假装生气地瞪我一眼。
  她的髮丝飘动之际,散发出很好闻的味道。过去我们两讨论功课的时候也常常闻到,我猜是她的洗髮精。
  「啊,对耶。等等,可是照这样讲的话,那这两个未知数不是应该带入点的位置吗?数值不对啊。」「哪可能……咦?」
  以臻眨眨眼,好像确实发现我所指出的错误。
  「等等喔,等我一下。」
  她一边说,一边盯着她课本上的算式认真检查,大大的眼睛随着数字一行一行地扫过课本上的字迹。
  「对吧。」我得意地炫耀。
  「安静,你別吵。」她头也不抬地说
  我的沾沾自喜被她毫不留情地堵住,我只好「呿」了一声,百无聊赖地转开目光。
  不看还好,一看不得了。
  我发现现在正弯腰检查算式的以臻制服领口正毫无防备地大大敞开,里头的春光一览无遗。
  仔细看的话,还能看见她淡黄色的内衣,还有内衣宽松缝隙间露出的乳头。
  虽然女高中生平常本来就常常会走光,我们这些男生也乐得大饱眼福。但以臻本身平常文静,并不会有什么大动作,我和她讨论的时候也大多是坐在彼此的座位上,鲜少会在我面前俯身,因此我还真的从来沒有机会看见她毫无遮蔽的胸部。
  意识到她的胸部正赤裸地在我眼前时,一股电流从我的尾椎直窜上升到脑门,让我头脑发热,充满背德的刺激感。
  我吞了一口口水,紧张地瞄了她一眼,发现她还在认真地读算式,嘴里正在小声地碎唸着。
  我假装轻松自然地打了个呵欠,换个姿势,朝她稍微靠近了些。平常我是不会跟她太过靠近的,虽然她是我的学伴,但也只是仅止于此的关系,再说我本来也不是会随便和女生肢体碰触的那种人。
  但现在的情况我根本沒有其他选择,不论理智还是冲动都叫我朝她靠得更近些,以便偷看她敞开衣领中的祕密天地。
  靠近她后,我首先注意到的是,她身上那股洗髮精的香味更浓了,应该是某种花香,这时却成了引诱我犯罪的诱惑香气。
  我稍微抬高脖子,低下眼,终于,能够很清楚地看清她的内衣,还有内衣里头的东西。
  以臻的胸部并不大,但是胸罩却选得很不合身,因此可以非常轻易地看到她那颗静静躺在胸罩内衬上的粉嫩乳头。
  拿我看过的A片作为比对参考,以她的胸部大小来说,乳晕算蛮大的,乳房前端很大一部分都染上略深的粉红色,在乳尖微微膨起,看起来有点肉肉的,非常软嫩,超级色情。
  她的皮肤本来就白皙,跟我们男生那种经过日晒雨淋的肤色完全不一样,在被衣服和内衣保护、晒不到太阳的胸部部位更是雪白,如果要用通俗点的比喻,就像是豆花一样。
  从她的琐骨开始往下、经过腋下、小巧玲珑的乳房、再到乳晕、乳头,那完美的弧缐一气呵成,巧夺天工,看得我的目光完全移不开。
  突然之间,我好希望下次投胎能成为一件胸罩。
  「欸,小李。」以臻喊了我一声,吓得我差点跳起来。
  「蛤?怎……怎么了?」我装出镇定地样子,神色自若地看着她,心里拼命祈祷不要被她发现。
  「这题好像真的是我代错数字耶,哈哈,写太快了,这样还能被你抓到,不错嘛。」她笑着戳了戳我的肩膀。
  「哈哈,哪里哪里,我的学伴教得好呀。」我连忙陪笑,看样子沒被她发现我刚才正在拼命盯着她的乳头看。
  「哎唷,很会说话嘛。」以臻嘿嘿一笑,「欸,跟你借个橡皮擦,我现在重算一次,顺便教你吧。」平常的话,我应该会跟她说:「蛤,才不要咧,妳去拿妳自己的啦」这样开玩笑地斗嘴,但我现在巴不得她继续留在我桌边。
  「喔……喔,好阿,橡皮擦、橡皮擦,有了,拿去。」我立刻将橡皮擦交给她,装出人畜无害的笑容。
  「谢谢啦。」她向我道谢,拿着橡皮擦将课本上的算式擦掉。
  她的这一擦,让我的血压迅速升高到破表的程度。
  为了将课本上大面积的笔迹擦掉,她的使用橡皮擦的动作也很大,虽然只有移动手臂,但也连带影响她的身体。
  在她的衣领中,那软嫩的胸部正随着她擦拭的动作而前后晃动。
  刚刚静止的时候还看不出来,直到现在我才发现,原来以臻的胸部居然那么软。
  即使沒有伸手实际触摸,也能够从那个波形看得出来。
  是所有女孩子的胸部都这么软吗?还是以臻属于特例呢?
  随着她的胸部像果冻一样前后晃动,那颗惹人怜爱的小乳头也在胸罩的内衬布料上摩擦,看得我更是血脉喷张,下体的肉棒早就已经勃起到平常晚上看A片根本不会有的硬度,被校服长裤勒得生疼。
  当她将课本上的字迹擦干净之后,胸部的振动也随之停止,随后她开始提笔在课本上重新书写,列出算式。
  「来来来,我来教你。」
  我的眼睛立刻离开她的乳尖,重新迎上她的目光,悠哉地点头。
  「好啊,那就麻烦数学大师周教授了。」
  「什么周教授,乱讲话。」以臻嫣然一笑,看起来很开心,「我想想喔……ok,你看,首先这题是要我们求过圆外一点切缐,这种题型有几条公式一定会用到,要记熟,另外就像老师说的,这种可以画图的题目,最好就是先把图画出来——」虽然很对不起以臻,但她的认真讲解我一个字都沒听进去。当她的视缐回到课本上之后,我也立刻继续死死地盯着她衣领中的乳首看。
  写字的动作沒有用橡皮擦的时候来得大,但她偶尔轻微地动一下,带动那娇小可爱的乳房轻轻振动,看上去又比大幅晃动来得更诱人。
  我一边听着以臻近在咫尺的轻软嗓音、一边闻着她身上的香气、一边盯着她粉嫩的乳头,恨不得立刻脱下裤子,疯狂套弄那根已经硬到会痛的肉棒。
  如果以臻的胸部能够让我摸一摸、舔一舔,甚至是大肆揉弄的话,那该有多好?
  我的脑海中不自禁地开始想像我吸着以臻乳首的画面,同时假装在伸懒腰,藉故用手去按压肉棒,以舒缓那涨痛的不快感。
  「到这里应该沒问题吧?」
  「嗯嗯,沒有。」
  在以臻解说之际,我会偶尔补上几句「嗯、喔、哦」之类的回应,让她以为我还在看她的演算,同时在她发问的时候也会一派平静地敷衍她。
  我想她一定想像不到,她现在正在我的脑海里被我脱个精光玩弄胸部吧。
  突然间,我回过神来才意识到,四周变得有些安静,以臻说话的声音停下了。
  「以臻?哟唿?妳怎么——」
  我疑惑地望向她,却发现她依然盯着数学课本,但却眼神漂移、满脸红晕。
  我眨眨眼,慢了半拍才意会过来——
  好,看来我偷窥她走光胸部的这件事被她发现了。
  我的后脑感到一阵跟刚才截然不同的酸麻,本来亢奋的血液瞬间冷却。
  该怎么办?矇混过去?该怎么矇混?
  说我在想事情沒注意听?哪有人会盯着同学的乳头想事情的?
  还是索性说我在看窗外的花草树木?这种信口开河她会信吗?
  不对,这已经不是信不信的问题了,我一定得找一个理由开脱,否则如果她跟其他女同学讲她在教我数学的时候我却在意淫她的胸部,我的高中生活就不用混了,搞不好连人生都不用混了……不管怎么样,无论如何,一定得找个理由……
  我的冷汗浸湿了我那件学校制服的背部。当到我好不容易想到得编个理由塘塞的时候,我才发现我已经错过了向她解释的时机点了。
  我们之间尴尬的寂静持续了好几秒,最后她才小声地开口。
  「你、你看到了吧……」
  她的声音比我过去听过的都还小声,感觉好像快哭出来了。
  「看……看什么?」我茫然地问,这时我已经不是想装蒜了,只是单纯不知道该说什么,才顺着她的话回问而已。
  「我的……我的……」她別开她通红的脸蛋,「……我的胸部。」果然,果然被发现了。
  再见了,我缤纷的高中人生,再见了,我未来辉煌的前途。谢谢爸妈把我养那么大,孩子不肖,先走一步了。
  我抱着心死的态度「嗯」了一声,点点头,连辩解一下都懒。
  但以臻的态度却跟我想像的不一样。
  我本来以为他会一巴掌甩过来,大骂我死变态的,沒想到她只是站直身子,别扭地调整了一下制服,满脸通红地看着旁边。
  「我就知道……你们这些男生都是色狼。」
  「蛤?」我茫然地看着她。
  「我是说,你们每次都趁女生……趁女生有空隙的时候偷看啦!哼,每一个都一样!」「咦?妳知道这件事?」我眨眨眼。
  偷窥女生衣领和袖口是男生的共同默契沒错,但我倒是不知道女生也会注意到这件事。
  「当然啦,笨蛋,你们的视缐那么好懂,大家都知道好吗!」「是……是喔……」
  「虽然我们自己沒有做好保护措施,我们也有错啦,可是你们能不能不要看得那么光明正大?很……很害羞欸!」害羞?呃,所以她只是觉得害羞而已吗?
  「你们男生那么想看胸部的话,看自己的不就好了!色狼!」「不对,」我忍不住说,「就是因为男生和女生的胸部不一样,所以我们才想看女生的啊……」『同班女生的胸部』更是大大加分,但这点我沒说出口。
  「哪有什么不一样,我们有的你们也有,不是吗?」她红着脸嗔道。
  「当然不一样,我们的……我们的……那么小!」我已经完全不知道我自己到底在说什么了,只是单纯把想到的词汇给丢出去而已,但这胡言乱语好像敲中以臻的心房。
  只见她噗哧一声笑出来,本来因为害羞而皱起的眉头也得以舒展,只剩脸上红晕仍在。
  「我的也很小呀。」她笑着说。
  「呃……不是那么简单的问题啦,何况就算妳的很小,也还是比我的大吧。」虽然我还是搞不懂状况,可是我认为应该不用担心会因为偷看她胸部而身败名裂了,所以我讲话的胆子也渐渐大起来。
  「是、是沒错啦……欸,你怎么可以说女生胸部『很小』,沒礼貌!」「呃,抱歉……」
  她好像沒意识到我们现在讨论的话题有多色情,光明正大跟女生讨论胸部大小的话题,已经让我心脏砰砰狂跳了,更不用说对象还是我刚才仔仔细细看过乳头的同班女生。
  以臻歪着头,看着我的胸口,语出惊人。
  「欸,小李小李,你也让我看一下你的胸部好不好?」这次我是真的吓到了,这个北七在攻三小?
  我吓得反射性抱紧我的胸口,「妳疯啦?为什么?才不要!男生胸部有什么好看的啊!」「我也很想看看男生的胸部长什么样呀。」她噘嘴说。
  「那回家看妳爸的啊!」
  「你在说什么啦!我哪可能去跟我爸说『欸,爸爸,让我看一下胸部』!」这么说也是,她爸爸搞不好会气得心脏病发。
  「不是……不然、不然上网随便找嘛,网路上图那么多,就算是杂志也有啊,男模特儿什么的,到处都有吧?」「我是说仔细看看啦,图片搞不好还有修过,而且有真人在旁边,幹嘛不看?」我难以置信地看着以臻。
  「我不要,我拒绝。」
  我断然地说道。
  她双手叉腰,摆出兇巴巴的表情。
  「你有资格拒绝吗?」
  「阿?」
  「你刚刚才看我的看了那么久!」她生气地说,脸上又染起一层红晕。
  我一口气哽在喉头。
  这么一说,我好像确实沒什么立场拒绝她,某种程度上就算她要胁我去吃大便我也只能硬着头皮吃,只是想看我的胸部,仔细算起来好像一点也不亏。
  她兴致勃勃地站在我眼前,看着我一颗一颗地将衬衫钮扣解开。
  虽然我是男的,打赤膊上课也不在话下,但我现在还是感觉很害羞。如果是平常脱衣服还好,当目的是『要给其他人看胸部』,我想害羞的心情应该男女都一样吧。
  「好了,妳看吧。」
  我将衬衫丢到桌上,双手收在背后,別开脸,任由以臻盯着我的胸口。
  「喔喔,哇,你有胸肌耶!虽然只有一点点。」现在的以臻好像完全忘记刚才她刚才的害羞,只是雀跃地左右端详我的胸膛。
  从胸肌的轮廓开始,上至脖颈、下至腹腔包,以臻全都认真打量,好像我是保健室的人体模型,或是真人标本一样。
  不知不觉间,我觉得除了羞耻之外,好像也有一丝异样的快感。
  「欸欸,你乳头的毛好多喔。」
  「要、要妳管!」
  「而且颜色好黑。」
  「安静看啦!」
  「我可以摸摸看吗?」
  「不可以!」
  「小气。」
  以臻看着我的胸膛看了一分钟,脸上只是感觉充满兴趣,而沒有其他色情思想。
  如果立场反过来的话,是一个男人盯着女人的胸部看那么久,一定早就精虫冲脑了吧,男女之间的生理构造还真不公平。
  一想到这里,我不禁又想起那个刚刚才看过的、她的乳头。
  好想再看一次……
  我的心里浮起一个可怕的主意,既然对象是以臻……照她刚才的反应,搞不好……我吞了口口水,既然事已至此,那就豁出去了吧。
  「以臻,妳也看太久了吧!」
  「蛤?哪有,你刚刚还不是……」
  「我、我刚刚只是偷偷瞄到而已,而且……而且你现在是光明正大地看,我刚刚根本沒看清楚好吗!」「等等,话不是这样讲——」
  「不行啦,不公平,妳的也要给我看才对。」
  「哈?」
  她吓了一跳,惊慌起来,脸上又染上红潮。
  「你刚刚明明看过了!」
  「我刚才是偷瞄的,而且是从领口瞄的,根本看不清楚。」我厚着脸皮辩解,「照这个逻辑,我也该让妳只是从领口偷瞄几眼,而不是让妳这样仔仔细细地看。既然妳现在已经把我的胸部整个仔细看过一遍,那我理论上也应该要看一遍妳的,这样才合理吧?」「不不不,根本不合理吧,超不合理的啊……」「哪里不合理?」我反问,「我给妳看我的,妳应该也要给我看妳的啊。」「可是、可是……我是女生欸!」
  她明显的慌乱让我更确信这是可行的,有机会……「少来,这种理由听到烂掉了,现在是两性平等的时代,妳只是因为『妳是女生』就要我忍受这种不公平吗?不对吧?」「可……可是……」她反咬下唇,好像想反驳我,但又说不出个所以然。
  「快点啦,妳刚刚起码看了两分钟,我也应该要看两分钟。好啦,我刚才偷看了一下,是我的错,作为补偿,妳让我看一分半就好了。」「咦……咦?」
  以臻明显举棋不定,明明知道这件事是完全不合理的,却被我说得无从反驳,她羞得连耳根子都红了。
  良久之后,她才別开目光,慢慢地说。
  「只……只能这一次哦……」 哈哈哈我校园性福生活准备开始啦。。。。。。。。。。。。。。。。

【完】